黄冈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环保设备

南水北调中线踏访十四年漫漫等待路

2021年10月09日 黄冈机械设备网

(南水北调中线踏访)十四年漫漫等待路

20日,细雨飘洒。走进丹江口市六里坪镇孙家湾村,两米多宽满是泥泞的小街两旁,泥巴墙、青灰瓦,参差不齐的低矮房屋,次第排开。很难相信,老白公路脚下,还有这样破旧的村庄。

然而,接下来的场景,却令我们大吃一惊。停在小街两旁的摩托车,一辆接着一辆;几乎每个农家的堂屋里,都摆放着一台彩色电视机;行走在狭窄的街面上,不时可以听到电话的振铃声。

见我们面露疑惑,村党支部书记彭显均尴尬地一笑:“我们这是大肉藏在米饭底。”彭显均解释,这里离十堰不到30公里,村里人种菜、栽柑橘,到城里打工,年人均收入2500多元,高出周围农村许多。全村1000多户人家,家家都有创收门路,存款三五万元的占60%。他说:“自从1990年上面来人作了丹江库区淹没实物调查后,村里就不让群众建房了。不是建不起,是怕给丹江口水库二期加坝增加移民负担。”这里,处在大坝加高高程之下,不久后,将变成一片汪洋。彭显均的实话实说,使我们窥见了一个党的最基层组织负责人顾全大局的宽阔胸怀。

在六里坪镇,我们遇到镇党委书记程志龙。8年前,他从市移民局调到镇里工作。也许是组织上的特意安排,比较熟悉移民工作的他,在地处丹江口库区主要淹没区的六里坪,先是担任镇长,后又挑起党委书记的重担。即将到来的二期移民,这里占全镇三分之一的1.8万人,在动迁之列。14年前,长江水利委员会组织的实物调查组来到六里坪。镇上正在组织镇直单位,对口支持孙家湾村建1000亩蔬菜大棚。连同群众的投入,已花了近千万元。为了不给国家重点工程添乱,镇上坚决停止了渠道、引水闸等配套设施建设。先期投入全部打了水漂。

程志龙介绍,14年来,不知丹江大坝何时才加高,库区的干部群众一直在等待。从六里坪集镇到伍家沟的20多公里土公路沿线,有江家沟、小狮子沟、胡家堡、范家院等7个村。眼下,群众种植的2万多亩柑橘要运出山来销售,老天却不作美,三天两头下雨,坑坑洼洼的路,车难进,人难行。程志龙说,不是没有能力修这条路,而是修了这条路,将来不少路段会被二期工程淹没,势必给国家移民工作增添负担。

怀着几分沉重的心情,我们驱车来到另一个淹没区浪河镇。挂着五颜六色服装的店铺,琳琅满目的山货摊,飘着饭菜香味的小餐馆,挤满了一二公里长的浪河老街。在临街古旧的建筑物墙上,不时可以看到用石灰刷上去的“172米”、“169米”等字样。行色匆匆的山里人,似乎没有谁在意这些数字。镇里分管移民工作的党委副书记张正国告诉我们,这是大坝加高后将要淹没的建筑物标识。车出老街,张正国领我们来到浪河新街。这里,已规划出592亩移民新区。14年来,这块土地一直为老街的移民留着。其间,曾有几个外地客商,相中了这块平坦的土地,意欲在此投资兴业,都被镇里婉言谢绝。不少人关心地问:“大家都在抓发展,你们怎么推掉送上门的好事?”镇干部坦然回答:“让老街移民‘移得出,稳得住,能致富’,是天大的好事。”这掷地有声的话语,使我们不禁油然而生敬意。

夜色渐浓。车绕汉江河谷,驶上丹江大桥,前方满城灯火,争相扑入眼帘。沿汉江一字排开的四五公里环形路灯,像一串耀眼的珍珠,装扮着丹江大坝下流光溢彩的水电城。库区群众的奉献与牺牲,融入了这座美丽的新城。

在旅馆安顿好,丹江口市委书记彭承波如约与我们见面。谈起即将到来的丹江口水利枢纽二期移民,这个耿直的鄂西北汉子,话语间流露着无限深情。长期以来,丹江口大坝加高未能实施,库区干部长期处于等待状态。库区房屋不能建,公路不能修,项目不能上,农电不能改,至今还有1万多人生活在年均收入625元的贫困线下。这是库区人民识大体顾大局作出的又一次牺牲。在丹江口水利枢纽一期工程完工后,丹江口市淹掉了20多万亩好田好地,10多万人内安后靠。许多地方,人均只有不足半亩的耕地,数以万计的人,靠耕种水库消落区土地为生。丹江库区各级干部,身上担子之沉重、工作程度之艰难,可想而知。丹江口市委、市政府对库区乡镇经济发展,在指标上不强求、不攀比、不责怪;对乡镇干部,多体谅、多关心、多支持,尽力营造宽松的工作环境。彭承波说,等待二期工程的14年,对库区工作提出了许多新任务。只有理解、支持在库区工作的干部,才能做好库区的稳定工作。去年,带领群众发展万亩柑橘、万亩油菜,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的凉水河镇党委书记任新华,被选为副市长,极大地鼓舞了在库区工作的干部。

14年漫漫等待路,是一条忍辱负重、含辛茹苦路,是一条不怕牺牲、甘于奉献路。

L4 级自动驾驶

方舟企业开放平台

智能化轨道交通